首  页  |  商法前沿论坛  |  法治广角  |  法治动态  |  商法研究所  |  商法大讲堂  |  案例争鸣  |  案例集锦  |  征稿启示
公司法治  |  证券法治    |  银行保险  |  法律实务  |  考试大观园  |  研究生园地  |  法律法规  |  法治书苑  |  网站编辑部
 今天是
[商法前沿论坛系列之八十二]预告:What Protection Do Directors Have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前沿系列讲座第八十二期:国际消费者权益保护的政策与法律 预告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研究生园地>>研究生园地
论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合同的效力问题—从其他股东同意权和优先购买权的角度
杨春燕
上传时间:2015/1/14
浏览次数:2131
字体大小:

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是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将自己在公司享有的股权转让给他人,使受让人成为该有限责任公司的新股东的民事法律行为。我国《公司法》第35条规定“公司成立后,股东不得出逃出资”,这也就是说在公司成立之后,股东所认缴的出资额便成了公司的独立财产,而不再为股东个人所享有。但如果在公司经营过程中,股东个人的生活状况、经济状况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以至于急需要资金来度过其经济上的危机时期,他所能做的便是在其对公司享有的股份上想办法,此时,对于该股东而言将其在公司所享有的股份转让出去便无疑是那一状况下最好的选择。

与股份有限公司不同的是,有限责任公司的设立往往是基于各设立股东之间的信任和想要共同经营的强烈愿望,在有限责任公司的成员之间存在高度的相互信任,也正是这种对于彼此的信赖使各成员有勇气将自己的资金投入到公司的设立与运转中,这也大致就是学界所说的“有限责任公司的人合性”。因此,若在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之后,某股东因为个人原因需要退出,其股份转让行为若是对外实行,则有可能引入一个对于其他股东完全陌生的人,如果对于这种转让毫无限制,无疑会破坏有限责任公司的稳定性。故出于保护有限责任公司的人合性及封闭性的目的,各国公司法对于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均设有一定的限制,相比于股份有限公司股权的自由流通性,有限责任公司的股权转让在实践中须遵循一些法定或者约定的限制。

股权转让可以通过买卖的方式,赠与或者司法机关的强制措施来实现,而现实生活中最常见的一种方式便是双方当事人通过签订股权转让合同来实现股权的流转,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权转让一般都较为自由,这也是其股权流转性较强的最主要的原因。但实践中争议最多的,法律关系较为复杂的大都发生在有限责任公司的股权转让合同中。

我国《公司法》设专章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权转让”,第71条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之间可以相互转让其全部或者部分股权。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应当经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股东应就其股权转让事项书面通知其他股东征求同意,其他股东自接到书面通知之日起满三十日未答复的,视为同意转让。其他股东半数以上不同意转让的,不同意的股东应当购买该转让的股权;不购买的,视为同意转让。经股东同意转让的股权,在同等条件下,其他股东有优先购买权。两个以上股东主张行使优先购买权的,协商确定各自的购买比例;协商不成的,按照转让时各自的出资比例行使优先购买权。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以上是公司法有关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方面的规定,从上述规定可以看出,对于有些问题的规定并不详细。比如,《公司法》并未对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合同的成立及生效时间作出规定;规定了有限责任公司在对外转让时其他股东应享有同意权和优先购买权,但是股权对内转让时其他股东是否享有上述两种权利?对于侵犯了其他股东同意权和优先购买权的股权转让合同的效力问题应该如何判定?在欲转让的股权存在瑕疵出资问题时,股权转让合同的效力如何?若在有限责任公司设立时涉及隐名投资行为的情况,显名投资人在未经隐名投资人同意的情况下与他人签订股权转让合同,此时的合同是否有效?《公司法》第71条第4款有关公司章程的规定是否可以理解为其将上述三款规定变成法律中的任意性规范,而公司章程对于股份转让合同的规定到底可以具体到什么程度,是否可以突破所有公司法的限制?等等。这些问题都是上述所引法律条文中未明确规定的但实际生活中又多次引发纠纷的问题,其中争议案件中最普遍的是当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合同侵犯到其他股东的同意权和优先购买权时股权转让合同的效力问题。故笔者以此为出发点探讨一下有关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合同(以下简称“股权转让合同”)的效力问题。

股权转让合同的成立及生效的正常情形

在具体论述整个合同过程中的例外情况之前,笔者认为有必要描述一下正常状态下的合同运作——即一切均符合法律规定以及当事人约定的股权转让合同的正常运作程序。只有在我们熟悉正常状态下的运作,才能洞悉其中某一环节的改变所带来的影响。由于本文仅从其他股东同意权和优先购买权的角度来分析股权转让合同的效力问题,所以下面的论述是基于股权转让过程中其他条件均符合《公司法》规定,而只是在同意权和优先购买权方面存在问题的情况。

关于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合同的成立和生效时间问题,《公司法》中并无具体规定。依据我国《合同法》第44条的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生效的,依照其规定。”结合法律中的其他规定可以得知,除涉及到国家股权和外商投资企业股权转让的情形需要考虑办理批准等手续的情况外,一般的股权转让合同均应坚持成立即生效的原则。也就说,正常情况下,股权转让合同应当在双方当事人就股权转让事宜达成合意,签订股权转让合同之时,合同成立即生效。转让人因此负有履行协助受让人办理相关手续使之成为公司新的股东的义务,而受让人此时也应积极处理相关证明文件以使自己真正成为该有限责任公司的新股东。这是正常情况下股权转让合同成立生效的问题,由于其他股东的同意权和优先购买权可能会对合同的效力产生影响,所以我们先尝试举例说明在尊重其他股东同意权和优先购买权时股权转让的运作程序。

比如,假定有限责任公司A中有甲、乙、丙、丁四个股东,各自的份额都是25%。股东丁除对A公司有投资以外,还参与了一家普通合伙企业B,现在,由于B的经营状况出现严重问题急需资金周转,此时由于各种原因丁只能在其对于有限责任公司享有的股份上想办法,由于法律禁止股东撤资,所以他只能想办法转让其在有限责任公司享有的股权,这时他便要考虑该份股权是要对内转让还是对外转让。下面我们分几种情况来具体说明一下:

第一种:甲乙丙丁自公司建立起来关系一直十分融洽,丁出现这种问题首先便是考虑找到甲乙丙商量,商量过后的结果是甲乙丙有意购买丁的股份,使得丁取得足够的资金度过难关。此时的问题相对来说比较简单,其后便是涉及是单人购买还是多人按比例购买的问题。

第二种:丁找到甲乙丙商量后,甲乙丙均表示没有足够的能力购买,而后丁经过比较考察决定要把股权转让给信誉比较高的戊,甲乙丙对此均无意见,此时就是公司的其他股东均同意丁将股权转让给外人,并欣然接受戊作为公司新的股东。丁与戊签订股权转让合同,合同成立生效以后,A公司注销丁的出资证明书,向戊颁发新的出资证明书,修改公司章程、股东名册,并及时向公司登记机关办理了变更登记,股权转让完成。

第三种:戊在很早之前便向丁提出过收购其在A公司的股权,而且给出的价格非常诱人,所以在丁遇到上述危机时首先便是想到将股权转让给戊。恰好丁熟悉《公司法》中关于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的规定,所以丁书面通知了甲乙丙,规定时间内甲乙丙均同意丁将股权转让给戊,接下来同第二种情况。但若此时,甲表示不愿接纳戊作为A公司的新股东,由于乙丙同意,根据《公司法》第71条第2款的规定:“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应当经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股东应就其股权转让事项书面通知其他股东征求同意,其他股东自接到书面通知之日起满三十日未答复的,视为同意转让。其他股东半数以上不同意转让的,不同意的股东应当购买该转让的股权;不购买的,视为同意转让。 ”所以甲的否决其实毫无意义。若是甲乙同时表示反对丁将股权转让给戊,在丁将戊的报价向甲乙提出后,甲单独购买或者甲乙按比例分别购买之后,办理过相关文件股权实现对内转让。

前几种情况说出股权在严格按照《公司法》规定的步骤实现转让的正常程序,也就是在欲出让股权的股东尊重了有限责任公司其他股东的同意权和优先购买权的情况下,股权转让合同成立后生效。但是理想跟现实总是有差距的,现实生活中的股权转让很少会这么完美的实现,出现更多的则是可能引发纠纷的转让。当然关于股权的正常转让情况远远不止以上三种,但上述情况大体能说明股权转让的基本流程,同样,违反《公司法》关于股权转让的规定因而引起纠纷的情况也层出不穷,难以一一列举。下面笔者仅从股权转让侵犯股东的同意权和优先购买权的角度来探讨一下此种情况下股权转让合同的效力问题。

侵犯其他股东同意权和优先购买权时的具体情形举例

还是以上文假设的情况来具象的描述一下侵犯其他股东同意权和优先购买权时可能出现的情境:

第一种:丁在决定转让股权给戊之后,书面通知了甲乙丙,此时甲乙表示不同意,但未作出要购买的意思表示。此时,由于丁急需资金,而且戊的报价实在是很有诱惑力,丁未向甲乙要求购买,也未告知甲乙有关戊的报价,直接与戊签订了股权转让合同。

第二种:丁书面通知了甲乙丙,在甲乙表示不同意后,提出两人会购买丁的股份。由于丁与戊私下有交情或者其他原因,他想将股权转让给戊,所以故意向甲乙提高了股权转让价格,使得甲乙知难而退,之后还是按照丁戊之前早已达成的价格签订了股权转让合同,甲乙知晓此事之后诉至法院,要求撤销该份股权转让合同。

第三种:戊提出股权转让的价格后,丁便立即跟戊签订了股权转让合同,甲乙丙对此并不知情,而是在戊要求公司签发出资证明书时才知晓此事。

上述三种情况都是在实际生活中可能发生的,显然实践中的争议肯定不止这几种,比如,甲乙均表示要部分购买丁的股权,但此种情况可能会导致戊不愿购买剩余部分;甲乙均无力购买,但他们合意要求丁将股权转让给另一人“戌”,而丁不同意,等等。但上述三种情况分别代表了一类具体的侵权形式。第一种和第二种其实都是侧重于对其他股东优先购买权的侵犯,与第一种情形相比,第二种情况中的丁显然具有法律上所说的“恶意”,而第三种情况则是赤裸裸的侵犯了其他股东的同意权和优先购买权。

有关此种情况下股份转让合同效力的学说争议

关于在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过程中侵犯其他股东同意权和优先购买权时的合同效力问题,学者们持有不同的观点:“无效说”、“有效说”“可撤销说”、“效力待定说”。

无效说。持此种观点的学者认为,《公司法》第71条第23款中有关其他股东同意权和优先购买权的内容属于法律的强制性规定,转让人和受让人都必须遵守。我国《合同法》第52条第5款规定,“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合同无效”。所以此种情况下的股权转让合同当然无效。

有效说。该学说主张,《公司法》并未具体规定股权转让合同的具体生效时间,而依据《合同法》的相关规定,股权转让合同是转让人和受让人合意之后签订的,成立即生效,此时合同双方的利益最为重要,而且《公司法》中的相关规定因为“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这一款的内容而变成了任意性条款,所以并不存在使合同无效的原因。而对于转让人对于其他股东的侵权行为应从其他方面得到解决,并不能因此认定所涉股权转让合同无效。

可撤销说。此种观点认为,“鉴于此种股权转让行为违反了公司法有关出让股东行使处分权的法定限制条款,侵害了其余股东的法定优先购买权;又鉴于其他股东是否有意、是否具有财力行使优先购买权并不确定,笔者认为此类股权转让合同的效力应界定为可撤销合同。此种合同有别于绝对的有效合同,否则,其余股东的优先购买权势必落空;此种合同也有别于绝对的无效合同,因为出让股东毕竟是享有股权的主体,而且其余股东未必一定反对该股权转让合同”。[]

效力待定说。由于公司法对于有限责任公司的股权转让设有限制,擅自违反法律规定处分股权的行为属于广义的无权处分,所以侵犯其他股东同意权和优先购买权的合同效力待定。

本文论述的股权转让合同属可撤销合同

笔者认为,在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过程中,侵犯其他股东同意权和优先购买权而签订的股权转让合同应属可撤销合同。无效说主张“有关其他股东同意权和优先购买权的内容属于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因此认定该种股权转让合同因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而无效,笔者认为这种解释太过武断。姑且不论上述规定是不是强制性规定,就从这一结论所造成的后果来看便可知这一主张并不合适。众所周知,不只是我国民商事法律极力缩小无效民事行为的范围,全世界范围内的民商法理论都是在严格限制无效民事行为的成立。凡是不违反强行法规和公序良俗的合同,依据契约自由、自愿的原则,应该由当事人自由处分而非直接由法律进行干预,这样才更符合市场经济的内在要求。如果直接认定此种合同无效,无疑动摇了该股东作为被转让股权的主体地位,是对其股东权利的一种强势剥夺。而“有效说”又过分的强调了转让人作为股东对于其股权的绝对占有,而忽视了其他股东的相应权利,公司法之所以对有限责任公司的股权转让设置相关限制,就在于保护有限责任公司的人合性,保护各股东建立该公司的初衷——与相互信任的人一起共创事业。如果直接忽视其他股东的同意权和优先购买权认定该种股权转让合同有效,进而允许公司原有股东不认同的人进入公司,势必会公司的稳定和发展造成巨大的伤害。“效力待定说”将股权所有人转让股权的行为认定为一种“无权处分”的理论实属荒谬,前例中的丁明明就是其欲转让的股权的权利人,在丁的生命存续期间,除了丁,没有第二人可以对该项股权进行处分,怎么可以说丁转让自己所有股权的行为是无权处分呢?

笔者主张侵犯其他股东同意权和优先购买权而签订的股权转让合同应属可撤销合同的理由在于:

一、《公司法》为保障有限责任公司的人合性而专门设置专章规定其股权转让问题,其中保护公司人合性的最重要的措施就是赋予其他股东同意权和优先购买权,旨在阻止与公司原股东经营理念可能会妨碍公司日后经营的自然人或企业进入有限责任公司成为新股东,这对于维护有限责任公司的稳定具有重要的意义。将此种合同界定为可撤销合同,可以赋予其他股东在其相关权利遭到侵害时向法院提起诉讼的权利,通过法院审理撤销已经成立的合同进而阻止陌生人进入自己辛苦建立起来的公司。

二、可撤销不同于绝对无效的合同,有时其他股东并不是真正反对受让人进入公司,而只是由于转让人未充分尊重其知情权而提起诉讼,此时并不需要通过将合同认定为无效来解决纠纷。经法院审理后撤销该合同所产生的效果是返回到合同订立前的状态,“无效”更多的强调该行为“违法”的负面意蕴,而合同被撤销后,股权结构恢复正常,转让人重新取得该股权,同时也可依法为将股权正常转让出去做准备。

三、可撤销合同给予了其他股东足够的时间来发现自己的权利被侵害,并采取措施进行自我保护。在上述所提到的第三种侵权情境下,丁故意提高报价使得甲乙知难而退,就算在一定期间内丁戊顺利签订合同,生效后在公司向戊签发出资证明的时候便很容易发现丁之前的恶意行为,其他股东便可以此为依据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撤销这份侵害了自己同意权和优先购买权的股权转让合同。

四、将此种合同界定为可撤销合同可以很好的督促转让人依法行事,尊重其他股东的同意权和优先购买权。因为就算转让人耍小聪明蒙骗其他股东,与受让人签订合同,也可因为违反法律规定而导致合同被撤销,到头来转让人也是白忙一场,意识到这个就可以给想要转让股权的股东造成一种心理压力使其尊重法律规定。

五、有学者反对“可撤销说”的最主要的论据就是可撤销合同局限在合同当事人,撤销权也是合同当事人所行使的权利,而其他股东根本不是股权转让合同的当事人,何来撤销权?首先,笔者主张将该种合同界定为“可撤销合同”,并不是说这意味着其他股东享有对股权转让合同的撤销权,只是说这样使得其他股东在权利受到侵害时可以向法院起诉请求撤销这份“可撤销合同”来救济自己的同意权和优先购买权;其次,我国新民诉法中有关于第三人撤销之诉的规定,这代表了我国民事诉讼法发展的方向,其主要含义在于当诉讼双方当事人争议的诉讼标的涉及到第三人的利益时,或者案件处理结果会影响到第三人的时候,第三人可请求参加诉讼或者由法院通知其参加诉讼。笔者认为该种规定跟股权转让合同的争议有着相似之处,只不过我们这里说的不是民事诉讼,而是商事合同。股权转让合同中的标的是该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份,这跟公司的其他股东当然有关系,合同的成立生效当然会影响到公司其他股东的利益,更何况法律赋予了他们同意权和优先购买权,把这种股权转让合同界定为有被撤销可能的合同才能保障权利通过诉讼方式得到救济。

结语

尽管《公司法》对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设专章规定,但是市场经济下的交易行为,并非是简单几个法律条文便能完全概括的。实践中有关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合同的纠纷多种多样,而且随着股权流转的日益频繁,关于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合同效力的争议也会越来越多。本文只是从其他股东同意权和优先购买权的角度对此诸多争议中的一小部分进行探析,以求更好的理解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合同的效力问题。

参考文献

刘俊海著. 现代公司法. 北京:法律出版社, 2008.

樊涛.刍论有限责任公司股权对外转让合同的效力[J].理论导刊,2011,(5).

赵艳秋,王乃晶.特殊情况下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合同效力的认定[J].学术交流,2010,(4).

刘俊海.论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合同的效力[J].法学家,2007,(6).

张唤民.探究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及其法律效力[J].大连交通大学学报,2012,(6).

陈小平.论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中的法律问题[J].湖南环境生物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7,(1).

费煊.论我国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制度[J].安徽警官职业学院学报,2010,(3).

张安毅.有限责任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安排的效力:《公司法》第七十二条第四款解析[J].河南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8,(5).

王艳,吕波.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的相关法律问题[J].攀登,2008,(4).

赵艳秋.论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合同:理论基础与法律价值的考察[J].经济研究导刊,2010,(14).

刘山陵.试论几种特殊情形下的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合同效力[J].赤峰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9).

刘康复.论有限责任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的限制:《公司法》第72条之理解和适用[J].湖南社会科学,2009,(4).

钟刚.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的强制性规则分析[J].江西社会科学,2011,(2).

苏志甫.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的法律适用——兼评新旧公司法之相关规定[J].人民司法,2006,(6).



[] 刘俊海:《现代公司法》,法律出版社2008年版,第326327页。

 
   【关闭窗口】
 
杨春燕  论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合同的效力问题—从其他股东同意权和优先购买权的角度

创网辞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伴随着科学发展观的春风,在中国资本市场改革与发展的沃土上,《资本市场法治网》今天正式开通了!这是我国资本市场法治建设中的一件喜事。.. .[全文]
主编刘俊海教授简介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民商法博士。兼任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全文]
网站公告
 2016年度“虞恒商法论文奖学金”评选结果公示
 [商法前沿论坛系列之八十二]预告:What Protection Do Directors Have
 “中伦杯”第三届全国国际商事仲裁 征文大赛公告
学术动态
 2015年中国资本市场法治论坛:“打造投资者友好型证券法,推动资本市场治理现代化”论文征集公告[截至2015年7月2日]
 [图文]如何看待政府开发专车软件管市场?
 《中国证券民事赔偿案件司法裁判文书汇编》正式出版
 日本公司法修改的最新发展趋势
 经济立法的软肋
 刘俊海教授接受《人民日报》采访,就推进消费者权益保护事业、提振消费信心发表学术观点
热点文章
无热点文章!
 
中国资本市场法治评论
·征稿启事   ·目录
法治书苑
书名: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原理、材料与案例
作者:黎建飞
 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原理、材料与案例
 
 《新公司法的制度创新及投资兴业的热点
在线调查
 2013年11月12日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全体会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决定提出,扩大金融业对内对外开放,在加强监管前提下,允许具备条件的民间资本依法发起设立中小型银行等金融机构。您对这一决定如何看待?


本网站由中国人民大学刘俊海教授创办
建议使用IE4.0以上1024*768浏览器访问本站 京ICP备08104484号  网站管理
如果您有与网站相关的任何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capitallaw@yeah.net),我们将做妥善处理!
版权所有©转载本网站内容,请注明转自"资本市场法治网"
欢迎您!第 位访问者!